•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人文社会

彩虹桥

时间:2020-09-29 11:08:55   作者:杨清茨   来源:中华儿女河北新闻网   阅读:2746 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小写意:《真国色》)


彩虹桥


乍一听这名,第一反映,罗马湖,以为就是诸如意大利异域之类的浪漫之湖。其实不然,其位于北京顺义的郊区,据说那边曾是一片荒芜的田野。经过当地农民多年改造耕耘,如今已然是一处“世外桃源”。

母亲突发病症住院,已是一礼拜之余。

残阳卷尘,驱驾四十五分钟而至的顺义,一条蜿蜒美丽的湖泊横卧于两岸依水而建的村落。湖水似碧玉磨就的明镜。清清浅浅,可见砂石,可见游动的尾尾细鱼。葱葱绿绿的草丛铺满了五彩星星似的小花,莲叶荷田田,初秋的淡荷努力绽放最后的芳华。湖两岸有休闲农庄、咖啡花舍及观景台之类的建筑,鳞次栉比。

将鱼与泥鳅、乌龟从氧气袋里放出,这群憋坏了的旁生将闷在氧气袋里的伤心呼吁而出。俶尔远逝,往来翕乎。用活泼的嘴亲吻水面,翩翩游走。

待将游走,偶尔回眸。我便挥手叫其快走,莫要回头。

清风悄无声息掠过湖面,平静的湖面漾起浅浅的波纹。

离开时,天变得灰沉,暗沉的天空突然划过一道细长的闪电,细雨便开始撒下来。来得很突兀,确也很适宜。从薄薄地雨丝开始变成豆大的珠子。恰好起的风,漫天扬洒一颗颗晶莹的珍珠。仿似我想念在医院观察治疗的母亲的心。

(疫情期间,医院规定亲属一律不得探视与陪护)

忧伤排山倒海地涌来,一阵阵冲击着我曾自以为是的坚强。

归途中,雨虽滂沱,天际却渐有淡霓浅彩隐现。那些悲伤的难过的,在风雨中兼容着突然隐显隐暗晦暗不明的光亮。

女儿指间凉润,将我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温柔地拭了去。她的眼眶亦是湿漉漉的,瞳仁清凉如洗。我将女儿紧紧搂在怀里,所有的话语哽在喉咙里,唯将她绵软的小手紧握在我的掌心不停摩挲着。

与母亲视频,看到她因连日大量的输液,脸变得浮肿起来。一霎如涨潮般,我心里泛起细细密密的疼。

病房里的母亲面色看起来苍白,很辛苦。

女儿对母亲说:“外婆,我想你!”思念仿若被打开了缺口,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。在我四肢百骸里游走。我隐忍着,不让一颗眼泪掉下来。

雨越来越小,天空因雨水的清洗愈加碧透。天逐渐放晴了,雪白亮眼的阳光从厚重的云层里乍泻下来,云彩飘忽起来,似洁白而轻盈的羽毛。

清风穿梭,林荫外重峦叠嶂都淬上一层夕阳红。

阳光透过透明的车窗在我粉色的裙边晃动,闪亮斑驳的光点。

我打开车窗,薄薄的风一吹,片片扇形的银杏叶子飘过来,一两片款款落在我的手中。

女儿的气息清浅温润,时间在静谧里悄然溜走。

黑暗与光明纠缠后的天地,如此辽阔辉煌。被暴雨洗浴过的水晶蓝的天边突然架起两座灿烂夺目的彩虹桥,那一瞬间仿若所有的星河都汇聚在天的眼底,曜曜生辉,灿若银河。

空气里长久地弥漫着清新湿润,清风和灰尘在秋色里奔走,明亮而喜悦!

熹微晴朗,一切如我所思所愿!


杨清茨,诗人、散文家、书画家。中华诗词学会会员,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紫砂艺术研究院院长兼秘书长,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书画院副院长,教育部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委员、传统文化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,光明网中华优秀传统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,中贝文化旅游发展委员会主席、文化形象大使。诗作散文见于《人民日报》《解放军报》《光明日报》《诗刊》《北京文学》《星星》《扬子江》《中国文艺家》近百家报刊媒体;并入选《当代文学选本》《儿童文学选本》《中国2019年诗歌作品榜》《世界抗疫诗精选》《世界华语乡愁诗精选》(中英双语版,已于芝加哥学术出版社出版)等多个文学版本。

诗剧《示儿书》《木棉花正红》入选文化和旅游部“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”及“建党一百周年”献礼优秀音乐诗剧,已于国家话剧院首演;荣获第八届长征文艺奖;诗歌收录央视人文类大型电视纪录片《笔尖上的中国》;诗歌《心灯》荣登中国教育电视台2018年“诗意中国”春晚压轴节目。诗歌及散文作品常于文学领域屡获各类奖项,并常被《学习强国》平台转载。书画作品常作为国礼馈赠多国总统及大使。

著有个人诗集《玉清茨》,参与编写《诗为最美奋斗者歌》。

责任编辑:贾御鑫


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立场。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| 网络110报警服务 |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

地址:石家庄市师范街75号省委综合办公楼 邮箱:zhenhbfs@163.com 电话:0311-87902791

版权所有:中华儿女河北新闻网 | 技术支持:新文广网络

冀ICP备14006086号-2

可信网站 


Powered by OTCMS V3.67